百姓故事

4万月薪还被城管追着跑

这是一个被依赖也被嫌弃的群体。

上海市松江泗泾地铁站外,大幅的地产广告上写着:佘山别墅,总价300万起!

巨幅广告下的他们手拿传单,等待着每波地铁的到来。行人一出站,零散的队伍瞬时聚拢,被塞传单的对象似乎接到了烫手山芋,皱眉白眼推搡着杀出重围。

 

他们系着大“H”logo的皮带,手里却是厚厚一叠传单,脸庞晒得黝黑;他们西装革履,发型一丝不苟,却往往只能在饭点时吞咽几口包子;他们多数时候滔滔不绝,却在私底下有着几分羞涩。

 

魔幻现实主义式的楼市,催生了最为奇特的中国式房产中介。有无数人踏着朝阳进入这个行业,也有无数人在黑暗中黯然离开。

 

月入5万,用365天无休你换不换

 

89年的丁嵩面对镜头有些腼腆,完全没有面对客户时的滔滔不绝。他是汉宇地产泗泾分店的销售经理,也是他们团队的销冠。85后在房产中介里已属于大龄,基层的销售人员均是90后、95后居多。

十二年前,他只身一人从江苏老家来到上海,辛苦地干了两年服务生后,入了同样辛苦的房产中介一行,一干就是十年,从一名刚过温饱线的底层销售人员蜕变为有车有房一族。

“在房价暴涨的那几年,你们是不是把下半辈子的钱都赚了?”

他笑笑,这个问题应该被很多人问过,应该也可视作鸡汤文里的经典奋斗案例。他不可置否,给的答案也很官方:“只要努力,只要多上班,就有可能实现的。”

他很注意地用了“上班”而不是“加班”,表示大家都是为了KPI自愿加班。2000多元的基础工资使得KPI的提成变现尤其重要,就像是悬挂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,老手应付得更游刃有余些,刚入行的新手则如履薄冰。

每天早上八点半,店里开始开早会。我们去的时候恰逢每周四大会,区域经理王姐对每组中介人员进行“训话”。相比于丁嵩的销冠团队,其他组的日子并不好过,每位组长都做了深刻的检讨和保证。

序列 01.静止011.jpg

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。许多年轻人的脸上透露着疲惫,却还强打精神,鸡血满满得去马路边喊口号:骄傲的汉宇人,我努力,我奋斗!!

路人为之侧目。

“方便透露一下现在月薪多少吗?”丁嵩犹豫了一下,告诉我们:“大概4、5万吧。”我们相视一下,同时问出了口:“那最低时候只有多少?够不够温饱?”“这几天行情不好,新房带看量少,4、5万属于很低了,行情好的时候有10万吧。”

当然,丁嵩和每个新人一样,在刚入行时面临着入不敷出的境况,很多人在头三个月就因为巨大的竞争压力辞职,再鸡血的口号、再耀眼的成功案例对他们来说,统统是见不到黎明的黑暗。

 

一位刚入行不久的新人,绰号“大师兄”,腼腆地表示,自己没有什么经验,工资刚够温饱,平时来不及吃饭,就几个包子蹲在路边解决。提及丁嵩时,新人们都是一脸崇拜和向往。

序列 01.静止020.jpg

大家都知道,这些都是以长期全年无休、三餐不定换来的结果,或许能成功,或许能成为别人口中的传奇。

“除了春节休息三天,法定节假日、双休日我们都没有休息,平时我大概是每晚10点左右回家。” 丁嵩早已风淡云轻,因为“时间就是金钱”这句烂俗的话在这里真的能得到验证。

 

晚上七点,在外奔波一天的房产经纪人陆续归来,在座位上开始不断地给客户打电话,店里充斥着:“您的电话已关机”“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”的机械音。

序列 01.静止021.jpg

担心失业 离开这行不知道能干啥

丁嵩是店里的销冠奇迹,大大小小的奖杯也拿了不少。他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,直言:“这行让我名利双收了。”

和之前做服务员的收入相比,利是什么很明显,但至于名,他也没有想得很明白。可能是衣锦还乡?可能是有一天拿到上海户口?可能是可以给老婆办好居住证一起出国旅行?

 

问及他抽不抽烟,他赶紧摆手:“我不抽,不想让客户闻到这味儿。”他是个非常重视客户要求的房产经纪人,甚至都有些过分谦卑。

 

他说,他曾无数次被客户放鸽子;他说,他曾无数次被租户当面摔门;他说,他曾无数次在半夜起来接客户电话。。。

 

谈起三岁的孩子,这位85后的父亲笑的有点苦,“我是我们家的唯一经济来源,我太太辞了职带孩子。我基本不着家。双休日对我们来说最忙,要是孩子学校有活动,我像个贵宾一样露个面就撤了。”

他的微信封面图是他孩子的照片和名字。

 

他唯一有些担心的是,不知楼市未来走向如何,会不会有朝一日被迫离开,另谋生计。因为现在因为相关政策出台,带看量开始减少,买房、卖方进入观望期。“黄金周时候大概20组里面只有1组带看成功。”他告诉我们,“我知道说出来不厚道,但我希望房地产市场一直很火,不然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干嘛。”

他对学历挺敏感,再三要求隐去真实学历,只是说,“我学历不高,这行门槛低,你也知道我出来闯有十年了。”

在我们与他相处的几个小时内,我们的谈话多被铃声打断。正吃着饭,他才扒拉了几口,铃声一响,他艰难而快速地吞咽下肚,飞奔出去。工作对他而言,是动力,是压力,也是唯一支柱。

序列 01.静止017.jpg